<em id="jp3vs"></em>
<em id="jp3vs"><ins id="jp3vs"></ins></em>

<div id="jp3vs"></div>
    <nobr id="jp3vs"></nobr>

      <nobr id="jp3vs"><meter id="jp3vs"><delect id="jp3vs"></delect></meter></nobr>

      <thead id="jp3vs"></thead>

        <nobr id="jp3vs"><meter id="jp3vs"><var id="jp3vs"></var></meter></nobr>

        <th id="jp3vs"><menuitem id="jp3vs"><var id="jp3vs"></var></menuitem></th>
        <thead id="jp3vs"><meter id="jp3vs"></meter></thead>

            <sub id="jp3vs"></sub>

            <sub id="jp3vs"></sub>

            <address id="jp3vs"><progress id="jp3vs"></progress></address>

                    <rp id="jp3vs"></rp>
                    <track id="jp3vs"><progress id="jp3vs"></progress></track>

                    <thead id="jp3vs"></thead><nobr id="jp3vs"><meter id="jp3vs"><var id="jp3vs"></var></meter></nobr>

                      <em id="jp3vs"></em>

                      <dl id="jp3vs"><ins id="jp3vs"></ins></dl>

                      <div id="jp3vs"><tr id="jp3vs"><object id="jp3vs"></object></tr></div>

                          <progress id="jp3vs"><tr id="jp3vs"><ruby id="jp3vs"></ruby></tr></progress>

                          <em id="jp3vs"><tr id="jp3vs"></tr></em>

                          <dl id="jp3vs"><ins id="jp3vs"><thead id="jp3vs"></thead></ins></dl>

                          <em id="jp3vs"></em>

                              <em id="jp3vs"><ol id="jp3vs"><mark id="jp3vs"></mark></ol></em>
                              <div id="jp3vs"></div>

                              <div id="jp3vs"></div>

                              <div id="jp3vs"></div>

                              <progress id="jp3vs"><tr id="jp3vs"></tr></progress>
                              最新电子书电子书推荐金牌推荐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总排行榜小说专题
                              首页4020电子书 > 妾室心计 > 番外六 特别存在

                              番外六 特别存在

                              小说:妾室心计作者:四平调字数:3435更新时间 : 2019-03-28 02:12:02
                                  太子上门来拜访,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到他是为什么,绝对是来看笑话的。

                                  周述宣本想闭门不见,又觉得太过于懦弱,既然他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和太子针锋相对,那就不能因为一时的失利,灭了自己的威风,连见面的勇气都没有了。

                                  皇上停他的职不过是一时而已,迟早得给他恢复过来。他现在管的可不止一个御史台,还监管着户部,以及河政盐政全部都是要害部门,管着钱的。许多?#22235;?#21482;有他知道,?#34892;?#25919;策也是他定的,离开他根本不可能运做。

                                  所以太子既然要过来,他就大大方方的请太子进门。

                                  见到人,太子就亲热的勾着他的肩膀,像是感情好到不行的兄弟,不见半点龃龉。

                                  “老三,你今儿做这事儿可真不地道,知道你管着都御史台,也知道你是有一颗为国为民的心,那也没?#24515;?#30528;自家哥哥下手的。父皇那边我已经帮你求过情了,老爷子让你认真反省,若是表现不错,就让你官复原职。”

                                  这番话说的亲?#26657;?#23454;际上是威胁。什么叫好好表现?就是让太子满意而已,并不是?#27809;噬下?#24847;。如何才能让太子满意?只有对他做的那些事情视若无睹,跟他同流合污,他才会满意。

                                  很不好意思,他在南书房读了那么多年的书,深明大义。走了那么多地方,见了许多百姓?#37096;唷?#36523;为一个皇子的责任,绝对不会?#24066;?#20182;那么做,他和这样的太子是永远的敌人。

                                  心中是这样想的,表面上却还是要说,“那?#25237;?#35874;殿下了。”

                                  太子很不?#25512;?#30340;说:“什么殿不殿下?咱们都是兄弟,谁都是殿下,没个高低贵贱。以后哥哥有一口吃的,断然不会少了你的。”

                                  这些话听着还算勉强,周述宣没有出声,往里面走了几步,就看见了盛装打扮迎出来的夏氏。

                                  可不是应了太子那句话吗?太子吃了之后,也分了他一口,多恶心。

                                  又?#36824;?#36215;了一股怒气,周述宣板着脸对夏氏训道:“你出来做什么?”

                                  “妾身听说太子殿下来了,出来迎接,给殿下请安。”夏氏飘飘下拜,娇媚动人。

                                  周述宣厉声训斥,“你个妇道人家,与你有什么关系?你也不知道避避嫌!”

                                  说完之后,周述宣就看见夏?#19979;?#21547;委屈的望了太子一眼,像是在诉苦。当着他的面就眉来眼去,这么的按耐不住。

                                  太子看到了她的目光,还对她的目光做出了反应,笑着对周述宣说:“老三,你这就没意思了,大家都是一家人,什么避不避嫌的。弟妹也是一番好意,你此时拂了她的面子让她心中多难受是。老三,你得怜香惜玉。”

                                  你的玉你自己惜,和他有什么关系?恶不恶心!

                                  周述宣看见他们俩在一起就想吐,聊了没有多一会儿,就说自己身体不舒服,要去休息一下,自己就走了。

                                  可是他没想到,还有这?#26149;?#33080;皮的人,没有任何礼义廉耻。他走了之后,两个人竟然还聊了许久的天,眉来眼去。就差拉拉小手,睡个小觉了,差点把周述宣气死了。

                                  不开心的事情全部堆在这里,饶是是他承受能力再强,也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些。没有更好的解决方式了,唯独想到一个,借?#24179;?#24833;。

                                  反正他是难得的清?#26657;?#19981;用上朝,不用处理政事,什么都不用做。就让他好好的醉一场吧,适时的放纵一下自己。压力全部堆在一起,迟早会把人给憋坏。

                                  便让厨房准备了些下酒的小菜,也不需要任何人陪,就自己喝着闷酒,自己浇?#25062;睢?#19981;管是因为感情的,还是因为别的东西的。

                                  妙荔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还拿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倒是方便她做想做的事情,可是她不想,人已经醉成这般模样了,就算发生了什么,他醒过来可能会不承认,甚至还说她是?#23460;?#21246;引。

                                  之前就有人被赶出府,她得小心些,不然下一个就是她。

                                  妙荔?#22836;?#21147;的把他扶到床上,喂了他些醒酒的茶,然后把他衣服脱了,让他可以舒舒服服的睡一个觉,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做。

                                  看着人好像已经呼呼大睡了,她估计可以不用守那些规矩,勉强可以?#36947;?#19968;下,不需要再站一夜了,站的腿痛脚痛。

                                  妙荔就找了个地方坐下,刚好看见桌上那张纸,大胆的伸手拿过来一看,“月明星疏三更半,妾坐空闺独?#22253;А!?br/>
                                  这种酸溜溜还在写女子闺怨的东西,若不是刚才看见他挥笔,妙荔真不敢相信是他写的,实在太违和了。

                                  妙荔兴致大发,想给他补一句,提笔刚要写,又赶紧换了左手。给他补了一句更酸的,且给他续了一个比较好的结局。虽?#24187;?#26377;很高的艺术价值,但是她很满意。

                                  妙荔写完之后,也觉?#32654;?#24847;来袭,趴在桌子上就睡了。天蒙蒙亮的时候被惊醒,妙荔人迷迷糊糊的。夜已经结束了,这里没有她什么事情,就?#20302;得?#25720;的跑了回去。

                                  到了大天亮时,周述宣才醒了过来,头痛欲裂。昨天晚上太放纵了,所以今天白天才遭殃。晕乎乎的站起来,想给自己倒杯茶喝,一眼就看见了桌子上的纸,以及他诗下面续的两句。

                                  这个字写的又丑又漂亮,歪歪扭扭的但看得出来又?#24515;?#20040;一丝功底,应该是?#23460;?#20889;的这么难看,或者说是用左手写的。

                                  补得这两句,他觉得说不出的可爱。

                                  周述宣叫来了魏海,问:“昨晚谁过来了?”

                                  “昨晚轮到妙荔?#23194;?#20102;,她在屋里待了一晚上,今天天蒙蒙亮的时候才回去,王爷不知道吗?”

                                  居然又是她,一次一次的引起他的注意。既然她特殊一点,就让她彻底特殊一点。

                                  “现在知道了。”

                                  魏海像是见了鬼一样,居然能从他脸上看见若有若无的笑意,说不出的惊悚之?#23567;?#20182;也没有明示是什么意思,魏海只是?#20302;得?#25720;的把妙荔的时间往前挪了两天。到他的时候,还特意提醒了一下周述宣。不过没有看见周述宣有多大的反应,以为他不在乎的。

                                  妙荔回去之后胆战心惊的几天,担心东窗事发,毕竟自己在他的诗下面乱写?#19968;?#19981;知道他有没有看出来。

                                  突然魏海过来说又轮到她了,妙荔感觉时间有一点快,不过并没有说什么。这对她来说是一件好事,或许是魏海算错了。

                                  到了卧房之?#26657;?#22937;荔如同之前那样,就呆呆的站着。不敢冒进,至少先保持住现在的状态。他们已经说了话了,或许可以多说几句话,交流一下感情。

                                  不知他今日在忙什么,好像是在看书,反正不可能是在看公文了。这一看就看了许久许久,看的人已经在打哈欠了,妙荔正在纠结要不要?#37027;?#30340;出去给他要杯茶端进来。不过现在已经很晚了,或许劝他睡觉是个更好的选择。

                                  纠结了半天还没有纠结出结果,却发现自己脚尖前突然多了个影子,好像人已经过来了。妙荔抬起头,?#28216;?#36319;他如此近距离的面对面,让妙荔也?#34892;?#24778;慌,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周述宣面色不悦的问:“你躲什么?”

                                  一个不待见他就算了,府里的女人还人人都不待见他,简直没有天理,他还做什么王爷?

                                  妙荔努力的让自己心神稳定,一个要想个完美的回答,这可是关乎生死的,要是回答不好,相当于亲手毁了未来。

                                  “奴婢第一次……第一次与男子这样,不……不……知道该做什么,并不是有意的。”

                                  这结结巴巴的,周述宣突?#24187;挥心?#20040;生气了。妙荔正想着还要再说一点什么弥补一下,突然感觉自己脚底一空,好像被人抱起来了。然后就听见他近在耳边的声音,“侍寝都不会,没有人教你吗?”

                                  没有人教过她,不过她迫不得已的学到了许多,?#38405;?#22899;之间的这些事情已经看得很淡了,只要可以靠着身体换到她想要的东西,她就愿意。

                                  可是她毕竟是第一次,面皮很薄,把头紧紧的埋在他胸前不敢抬头看他。周述宣莫名的心情好,他也说不出来为什么。甚至可以照顾下她的感受,在她耳边轻声说:“?#34892;?#30140;,忍一下就好了。”

                                  妙荔自然知道的,极力的让自己放松一些,让自己不要那么疼。

                                  他还算得上是温柔,并没有疼的多厉害。只是她?#34892;?#25511;制不住自己,折腾了她许久许久。妙荔尽量的让自己保持着神志清明,看他没有再继续的意思了。叫来了水收拾了一下,然后替自己穿好衣服,行礼准?#29238;?#36864;。哪怕是侍寝之后,她也不能在这里留宿。

                                  周述宣现在是吃饱了,半靠在床上看着她,两条腿在颤颤巍巍的发抖,突然?#24515;?#20040;一丝心疼,伸手把她拉了回来,让她重新躺在床上,“已经很晚了,就在这里睡吧,明天再回去。”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fvpd.tw。4020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114txt.com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